我為什么上GASA大學

梁信軍 原創 | 2020-08-03 18:2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GASA大學 

 

  來印度是一件非常正確的事情。

  中國有些企業家很成功,但很多時候他們不知道,這成功并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有多強,而是因為他處于一個高速發展的時代,包容的時代造就了他的成功。

  正如在一部高速向上的電梯中,不管我們在電梯里做什么,最終我們都會到達頂層。

  快速發展的時代沒有留給我們太多時間思考和回顧。

  而我們自己卻需要進行反思和考慮。

  如今的印度與兩年前我見到的印度大不一樣。與創業CEO以及獨角獸創始人的交流讓我收獲頗多。

  在未來15年內,國際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地方應該在亞洲,亞洲最重要的地區會是南亞和東南亞,這其中印度則尤為重要。

  印度的優勢非常明顯。

  首先,廉價勞動力。 印度有13億多人口,大量的廉價勞動力將會快速催生制造業和服務外包業的發展。

  其次,積極奮發的創業人。印度是一個人口年輕化的國家,平均年齡在28歲左右,低贍養的社會結構讓年輕人沒有家庭負擔。最重要的是,他們想要積極沖破困境,改變現狀的心態非常迫切。我見到的印度創業者,每個人眼里都是帶著希望和亮光的。

  再次,特殊行業優勢。文化差異,印度人對醫藥專利不是非?粗。有效期內的專利藥可以在印度國內進行仿制,過期的專利則有綠色通道進行審批制造。在文化傳媒行業,印度的政策和基礎設施都非常好,許多口碑不錯的產品也開始在國際上流傳,這是一個開端,也是一個機會。

  另外,印度基礎設施普遍相對落后,改進空間非常大;環境污染嚴重,可操作性也很強。

  印度的發展不會復制中國的模式,他們很可能是跨越式的發展。老業態混合新物種,傳統模式結合當地特色,機會非常多。

  所有這些行業和市場變化,都需要自己親身體驗和經歷。

  我非常感謝能跟隨GASA來到印度。三人行必有我師,我喜歡在這種多元的同學圈中學習和發現新的東西。

  在新的科學和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我原來的知識結構已經沒用并且不重要了,我之前對于中國制造業的認知對于這個時代也沒有意義了。

  我需要走到最前沿,接觸科學家,用科學知識來改變自己的知識結構,來刷新自己的認知。

  因為在GASA,我能去全球各地感受科學文化與市場變化。

  在硅谷,見到科學無國界的發展;在以色列,看到文明的起源;來印度,復盤自己的商業思維。未來,我還將跟隨GASA去日本,去英國,去希臘,甚至,去南極。

  正如沈康同學(朗聞投資管理合伙人,GASA 2017級學員)所說,以前認為自己信仰宗教,現在卻篤定自己信科學。

  不要跟任何不值得的人花一分鐘時間。

  與科學在一起,每一分鐘都值得。

個人簡介
梁信軍在1992年從復旦大學畢業后,與郭廣昌及其他三個伙伴共同創辦了復星集團。如今,梁信軍主要負責重大項目投資、信息產業和媒體投資。其中主要的項目包括控股南鋼股份等,F任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兼副總…
每日關注 更多
梁信軍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