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能打破“上市即巔峰”的魔咒嗎?

蔡凱龍 原創 | 2020-07-27 13:3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螞蟻 

   螞蟻要上市了,它能打破“上市即巔峰”的魔咒嗎?

  上周最引人矚目的新聞,無疑是螞蟻集團。7月20日,螞蟻集團官宣,準備在A股的科創板和港股同時上市。這個消息無疑是振奮人心的。

  從2018年開始,時常有螞蟻金服的上市傳言,作為全球最有價值的未上市獨角獸,螞蟻金服就已經估值1500億美元。據報道,這次上市估值為2000億美元,約合1萬4千億人民幣。如果以這個估值上市,那將成為2020年全球最大規模的IPO。

  新興巨無霸金融科技公司第一次選擇在中國而非海外上市, 這讓中國股民徹底沸騰了。股民們歡呼雀躍著,期待屆時能買到一些股票,共享其發展果實。

  一、巨頭上市的魔咒

  然而,后浪財經蔡老師要給股民潑一盆冷水:螞蟻金服上市,并不一定會讓普通股民獲利,反而有可能被高位套牢成為接盤俠。

  歷史上,不論中外,高估值獨角獸企業(指上市前估值在10億美金以上的企業),經常逃不出“上市即巔峰”的魔咒。也就是說,知名巨頭公司上市后股價就達到高點,隨后很長一段時間內,股價無法突破新高。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紐交所上市,首日股價94美元。隨后整整一年股價徘徊在60至80美元之間,直到2016年,股價才爬回上市首日價格。

  2018年7月13日,小米在港股掛牌交易,首日股價21港元。至今已逾兩年,股價從未超越首日收盤價。

  2019年5月10日,Uber(全球共享經濟的領頭羊)在紐交所上市,首日股價42美元。短暫上漲后,至今無法突破上市首日高點。

  甚至是全球社交軟件霸主Facebook,在2012年5月18日上市當天以38美元收盤后,也經歷了一年多的時間,股價才重回上市首日價格。

  這樣的案例舉不勝舉。金融學術界(Khurshed et al., 1993, Rudd, 1993, Ritter, 2007, Hartog 2016) 對此現象進行了深入系統的實證分析研究,發現大部分上市公司,普遍存在上市首日價格偏高、隨后股價長期低迷的規律。

  研究報告指出越是“巨型獨角獸”、“高科技和創新類”、”在中國上市的公司”,其上市即巔峰的現象越為明顯。不幸的是,螞蟻金服同時符合了這三個特征:擬在中國上市的高科技創新類巨型獨角獸。

  雖說規律具有普適性和指導意義,但不排除出現特殊案例。因此不能生搬硬套,認定螞蟻金服將來上市即巔峰。我們需要結合螞蟻金服的具體情況,深入剖析。

  上市即巔峰的最主要原因是大眾對公司的期望值過高。

  阿里巴巴、小米、Uber和Facebook這類巨型高科技獨角獸,上市之前就已經名揚全球,大眾的期望值很高、情緒過于樂觀。因此上市當天,狂熱且天真的散戶們蜂擁而至,直接推高當日股價。

  隨著市場逐漸回歸理性,加上信息不斷披露,抬高的股價逐步回落到合理區間。公司也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發展到眾人的高期望值。于是股價會在長時間內低于首日高點。

  那我們對螞蟻金服期望值高嗎?答案不言而喻。隨手翻閱上周新聞與評論,到處都是異口同聲地贊譽螞蟻金服、吹捧未來上市估值,罕有客觀分析利弊的文章和觀點。這也許要歸功于螞蟻強大的公關宣傳能力,但不管什么原因,眾人對螞蟻上市的期望值已達到頂點。

  二、上市的動機

  上市即巔峰的另一個根本的原因,源于外部散戶和內部股東高管之間的信息不對稱。這就涉及到核心問題:公司為什么上市以及如何選擇上市時機。

  由于未上市公司,信息不必對外披露,我們作為外部投資人,只能看到公司愿意展現出的一面。因此回答這個核心問題,不能單純依靠官宣來判斷;只能通過深入且細致的分析,從蛛絲馬跡中找出真正的答案。 

  一般公司選擇上市,無非就是為了融更多的資本,用融來的資本擴展更大的市場,提升自身品牌,特殊行業還為了獲取牌照市場準入等。

  但付出的代價是:公司最直接的損失是要出讓部分股權,并接受更加嚴苛的信息披露要求與合規監管,以及股價和市值面臨嚴峻的市場考驗,去承擔市場波動帶來的影響。

  公司在權衡上市的利弊得失后,決定是否上市,什么時候上市。

  螞蟻金服已是眾人皆知的大品牌,不至于單獨為了品牌去上市。螞蟻金服幾乎囊括了所有國內的金融牌照,并且為了減輕金融監管的壓力,螞蟻金服近期改名為螞蟻科技,所以螞蟻金服也不可能為了牌照而去上市。

  為了擴大市場嗎?螞蟻金服的用戶已達13億,大部分在國內,可見國內用戶增長空間很;當下國際環境對中國企業日益嚴峻,螞蟻海外用戶的拓展也是困難重重。

  從產品結構上看,螞蟻金服ToC類業務中,推出支付寶、余額寶、招財寶、阿里小貸、網商銀行等產品后,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新的現象級產品;ToB類的螞蟻金融云和全球數據庫等產品,都屬于利潤率低、較難規;,投資大增速慢的業務。這些難以支撐過去螞蟻金服的高速增長。

  逐一排除下,最終歸結到核心問題,螞蟻金服需要通過上市進行融資嗎?答案是螞蟻并不缺現金流。2019年第四季度,螞蟻金服盈利超過20億美元、約合140億人民幣,盈利能力極強,經營上不缺資金。

  那么資本上呢?2018年6月,螞蟻金服對外宣布完成Pre-IPO輪融資,估值1500億美元,融資金額140億美元;此后兩年,螞蟻再沒融資。以螞蟻金服的影響力和背后股東的能量,只要估值相對合理,繼續私募融資也不是難事,所以整體上螞蟻并不缺資本。

  上市融資還有另一個功能:實現原始股東們、高管和員工部分變現,這也是公司上市動力之一。

  三、上市的時機

  為什么選擇這時候上市?因為這是螞蟻能夠得到高估值的絕佳上市機會。 

  以螞蟻金服萬億級體量,最合適的上市地應是資本容量最大的美國。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美國資本市場已經對巨型中概股關閉大門,因此A股和港股是螞蟻的唯一選擇。 

  問題又來了,中國資本市場容量相對有限,螞蟻這么大的體量,必須要考慮上市后對中國股市整體資金和流動性的影響,畢竟中芯國際的前車之鑒還記憶猶新。7月16日中芯國際上市首日,募集500億,產生的虹吸效用,讓A股下跌5% ,是今年出現的最大單日跌幅。 

  千年等一回,終于讓螞蟻等到了絕佳的好機會。近期中國股市活躍,巨量資金入市,在國家政策大力扶持下,科創板風風火火。螞蟻深知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況且后面陸續傳出字節跳動、滴滴、京東科技紛紛申請到科創板上市。這幾家企業無一不是中國排名前十的萬億級獨角獸!僧多粥少,中國的資本市場容量再大,也架不住這么多估值驚人的獨角獸群一哄而上。螞蟻需要搶先上市,否則夜長夢多。 

  總得說來,螞蟻上市更多是因為時機驅動而不是需求驅動。 

  如果你是螞蟻大股東,如果你不缺資本和資金,上市也不能帶來品牌提升和市場增加,為什么要大費周章把股票賣給普通股民呢?唯一能解釋螞蟻上市的,就是高點賣出的時機到了。金融學家用“信息不對稱”來解釋, 俗話稱之為“買家不如賣家精”。如果賣家認為這是最佳賣出時機,那么買家大概率是要承擔高價接盤的風險,做好長期套牢的準備。

  不是所有公司上市都選擇時機驅動,我們來說說需求驅動的案例。 

  最近風光無限的特斯拉,曾在2008-2010年間幾乎破產倒閉。2008年末,特斯拉開始致力于新一代豪華電動車Model S的研發和生產,急需大筆資金。因為此前第一輛車Roadster沒有盈利,投資人擔憂特斯拉能否活下來,都不敢再投資。這時財務狀況岌岌可危的特斯拉又碰上美國金融風暴,處于破產邊緣。后來通過政府優惠性貸款,加上戴姆勒和豐田兩筆各5000萬美元的融資,才勉強撐得住。 

  等到2010年6月29日,當時美國股市剛剛經歷過金融風暴的洗禮,對特斯拉而言絕非最佳上市時機。但是特斯拉等不起了,只有選擇上市融到急需的資金才能活下來。那時資本市場無一例外看空特斯拉,華爾街質疑特斯拉的聲音此起彼伏,做空者云集,還有網站專門開辟“特斯拉死亡倒計時”的專頁。特斯拉上市首日收盤24美元,不到4個月就突破了首日收盤價沖上35美元。此后,特斯拉的股價再也沒有回過頭,一路披荊斬棘到如今的1500美元左右,翻了60倍。

  特斯拉上市可謂需求驅動、上市即起點的經典案例。 

  四、給股民建議

  據報道,螞蟻金服宣布尋求上市當天,員工們都因為接近實現財富自由而歡呼雀躍、無心工作。老實說,螞蟻金服團隊打造出引以為傲的螞蟻集團,是值得肯定的,應該得到財務上的回報。但是一般股民,千萬別以為沖入股市購買螞蟻金服的股票就能分一份羹。很有可能,在杭州新晉富豪們購買的豪宅里,就有你添加的一磚一瓦。

  看來上市前聲名顯赫對普通股民不一定是件好事,反而是一個不可忽略的高估值風險。如何在規避風險的同時又能參與螞蟻上市這場盛宴呢?

  最安全的策略當然是去打新股, 但是可以預見,市場需求如井噴, 打新股成功的概率必定如中彩票一樣低。

  沒打到新股的普通投資者也不要著急入場。俗話說,是金子總會發光, 但是燒得通紅發光發熱的金子,著急伸手是會被燙傷的。

  股民這時候最需要的是冷靜, 客觀看待螞蟻上市背后的深層邏輯, 需要耐心等候,相信市場總是會有機會的。等到市場的非理性逐漸散去,價格回歸價值,才是最佳長期持有的時機。

  冷靜、客觀、有耐心、不追熱點更不追高,這是區別普通股民和價值投資者的重要標志。

個人簡介
互聯網金融千人會執行秘書長
每日關注 更多
蔡凱龍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