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生意越來越難做?

滕泰 原創 | 2020-08-03 18:1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生意 

  在一個行業領袖閉門會上,很多企業家都在討論生意為什么越來越難做,有強調資金鏈、供應鏈問題的,有說管理、產品創新和商業模式的,甚至又有談家庭傳承的。我一邊聽分享,一邊想象了一個場景:假設明代的某一年,洛陽、長安等地商業領袖們也聚在一起開研討會,討論為什么生意越來越難做,是不是他們也會找到上述同樣的原因?他們能想到真正讓他們生意越來越難做的原因其實是東西方貿易路線的改變,是萬里之外海上大船的運輸效率遠遠超過馬背和駱駝嗎?如今這個時代的商業領袖們也覺得生意難做,除了資金、管理、產品、業務模式和家庭傳承,他們能看到這個時代正在發生的深刻變革嗎?

  一、快速工業化的高峰已過

  中國用短短四十年的時間,走完了西方國家近300年的四次工業化革命歷程:第一次:1787~1842年以紡織工業、冶金技術為核心的第一次工業革命;第二次:1842~1897年以蒸汽機、鋼鐵和鐵路技術為核心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第三次:1898~1946年以電氣、化學、汽車工業為核心的第三次工業革命;第四次:1946~1990年以電子、通訊、化工技術為核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1978年工業增加值僅有1622億元。改革開放后,中國工業化進程快馬加鞭——1992年工業增加值突破1萬億元大關,2007年突破10萬億元大關,2012年突破20萬億元大關,2017年工業增加值接近28萬億元,按可比價計算,比1978年增長53倍,年均增長10.8%。

  從制造業占全球的比重來看,1990年為2.7%,居世界第九位;2000年上升到6.0%,位居世界第四;2007年達到13.2%,居世界第二;2010年占比進一步提高到19.8%,躍居世界第一。

  四十年誕生了一大批成功的企業,盡管有各種風風雨雨坎坎坷坷,但是總有一部電梯在托著大家上行——這就是中國的快速工業化進程。

  當前,中國的快速工業化的高峰階段已經過去:首先,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當中,中國大約有220多種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對中國企業來說,在傳統制造業領域,幾乎已經沒有“藍海”,產能過剩已經是普遍現象;其次,中國的汽車等耐用消費品普及程度已經接近發達國家1980年代水平,2018年中國小汽車保有量超過2億輛,中國傳統汽車消費增長空間有限;此外,國內的資源已經不再支持傳統工業的持續高速發展,例如人力方面,隨著60后勞動力逐漸退休,傳統工業已經很難再招到大批量的“廠妹”來從事低端制造業,90后、00后逐漸進入就業市場,他們寧可送外賣也不愿意在傳統工廠從事單調重復的勞動;環境方面,地方政府已經逐漸將“綠水青山”作為新的政績指標,傳統的重化工業到處都受到排斥,要承擔環境成本,制造業也必須發展高技術含量、高毛利率的先進制造業。這一切表現在一個關鍵的數據上,就是工業,尤其是制造業在GDP中的比重正在逐年下降,2019年,工業在中國GDP占比降到36.8%,其中制造業占比更是只有27.2%。

  二、快速城鎮化進入后期階段

  快速的城鎮化是中國企業快速成長搭乘的第二部電梯。從特大型城市數量來看,2006年時,中國百萬以上人口的大城市數量還只有57個,到2019年,中國百萬以上人口的大城市數量有130個,而美國是45個,歐洲是36 個,南美是46個,中國比它們的總和還要多?焖俪擎偦矌恿朔康禺a、建筑材料、裝飾裝潢、家電、汽車等產業的迅猛發展,1990年代以來,中國富豪榜上占據前列的,很多出自這些行業。

  當前,中國的城鎮化率超過中國的城鎮化率已經達到59.58%,北上廣深、天津、江蘇、浙江等東部省市的城鎮化率已經超過了70%,已經有8.3億人居住在城市或者城鎮,中國的城鎮化進程是否已經進入后半程?

  從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來看,城市化率的及格線一般認為是75%,據此測算,中國未來還將有約2.2億人將進入城市生活,但總體來看快速城鎮化的高峰已經過去,曾經的主要支柱產業——房地產業已經進入了平穩發展階段,這個曾經帶動鋼鐵、水泥和其他建材以及家電和裝飾裝潢等一系列產業發展的重要火車頭正在減速。

  三、全球化的和諧紅利漸行漸遠

  中國企業快速成長的第三部電梯,是全球化帶來的紅利。中國的經濟起飛始于改革和對外開放,尤其是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WTO進一步融入國際市場之后,中國的制造業產品像潮水般涌向世界的各個角落。全球化帶來了中國對外貿易和加工制造業的快速發展。改革開放四十年,按人民幣計價,中國進出口總額增長782倍,年均增速達18.6%;按美元計價,進出口總額增長198倍,年均增速達14.5%。

  然而,從2015年中國貿易順差創下5500億美元新高以后,就開始逐漸減低,這是全球制造業產能過剩以及中國制造業的體量和發展階段所決定的。即便沒有貿易戰和肺炎疫情的影響,未來五到十年中國的經常項目順差仍將逐年遞減,預計在2030年前后基本實現國際收支平衡。

  從貿易順差向貿易平衡的長期轉變過程中,凈出口對中國經濟的貢獻將持續降低,這也是近期中國高層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外雙循環格局”的國際背景。與此同時,隨著中國技術進步和外部環境的變化,中國的外源性技術供給將明顯減少,中國能夠獲得的全球化和諧紅利正在遞減。

  四、增長結構越來越不平衡

  企業家感覺生意越來越難做,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經濟增長機會越來越不平衡。

  從美國的情況來看,過去幾十年,IT、媒體、娛樂、生物醫藥等新產業快速增長,而汽車、鋼鐵等傳統產業則陷入衰退;從地域分布上,美國經濟快速增長主要發生在東西海岸,如東海岸的紐約、波士頓,西海岸的硅谷、洛杉磯等少數城市和新澤西、加州等少數州,原本以工業為主中西部的大量內陸州則陷入長期的增長乏力甚至衰退,曾被稱為“汽車城”的底特律甚至陷入整個城市破產的困境;從經濟增長的受益人口來看,能夠享受新經濟增長成果的,主要是在上述地區和產業的高學歷、高能力人群,而大量傳統產業工人和低學歷的勞動者,則很少能參與到上述新經濟增長過程中,有的甚至陷入了失業和貧困,一部紀錄片《美國工廠》就反映出當通用汽車關閉了俄亥俄州代頓的工廠后當地工人的困難處境。特朗普就是在這種經濟增長失衡背景下,靠爭取不平衡增長過程中失落的大多數,甚至不惜煽動民粹和分裂,才登上舞臺的。

  從全球的情況來看也是這樣,能夠在5G、人工智能、大數據時代的電子信息產業傳媒產業、以文化娛樂產業、知識產業、新零售、新金融科技賽道上展開競爭的,畢竟只有少數國家、少數企業,而大量國家、大多數傳統企業、大部分人口,只能作為賽事的觀眾,等待決出勝負后成為新技術、新產品的銷售市場。

  中國過去四十年的增長體現出較多的普惠性特點,不論是東部沿海還是西部地區、農村還是城市、企業家還是普通工人、快遞小哥,都是經濟增長的受益者。雖然貧富差距有所擴大,但是并不能改變大部分都是經濟增長的受益者這樣的事實。然而,近幾年來經濟增長在產業、地域和人口分布方面的不平衡也越來越明顯。

  從地域分布上,北上廣深等超一線城市成為新經濟、新產業和高端人才的聚集地,杭州、成都等新一線城市也正在崛起,而東北、西北和很多內陸城市的傳統制造業卻在加速衰落。設想一下,每一個城市都培育出字節跳動、拼多多和長鑫存儲這樣的企業,幾乎是不可能的。

  2020年肺炎疫情沖擊下,傳統服務業受沖擊嚴重且恢復緩慢,而以非接觸經濟、線上經濟為代表的新經濟卻蓬勃發展。這雖然是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必然規律,但畢竟從就業和受益人口等方面與改革開放前四十年的增長普惠性有所不同。

  如果快速工業化、快速城鎮化時代那種各地區、各行業、各階層都受益的普惠性增長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經濟引領不平衡增長模式,那就注定只有少數行業、少數企業和少數人能夠搭乘新的電梯,這樣長期增長不平衡帶來的轉型沖擊不容忽視。

  網絡上有這樣一個段子:有幾個人坐電梯,一個人在電梯里原地跑步,有一個人在做俯臥撐,還有一個則不停地用頭撞墻……出了電梯,有人問他們是怎么上來的?第一個人說我是跑步上來的;第二個人說我是做俯臥撐上來的,第三個人則說我是用頭撞墻上來的……這當然是個笑話,選擇坐電梯才是他們能快速上樓的根本原因。然而,如果這部電梯慢了或者停了,怎么辦?如果在大樓的別處安裝了更快的電梯,我們還傻傻掙扎在原來的電梯上,又會怎樣?如果企業家不深刻認識時代的變局,只是埋頭做自己的業務而不考慮與時俱進的轉型之道,會不會南轅北轍、用力越大反而離目標卻越來越遠?

個人簡介
經濟學家,萬博兄弟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萬博經濟研究院院長。曾任民生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中國證券業協會分析師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經濟學博士,先后畢業于復旦大學和上海社科院,曾在美國沃頓商學院做訪問…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