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民族情緒是一盤青翠欲滴的韭菜

童大煥 原創 | 2020-08-03 18:1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極端 民族情緒 

  「1」

  在幾乎足不出戶的漫長居家抗疫歲月里,常常熱淚盈眶,最讓我感動的,不僅是前方的戰士有多英勇,更有后方的聲音有多理性。

  經過了一番狂熱的踢球,理性的聲音終于更多地在中美上空盤旋。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4月5日在《紐約時報》刊文《同舟共濟共克時艱》指出,圍繞疫情中美兩國間有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此時此刻團結至關重要。要保持清醒、明辨是非,對那些企圖煽動種族主義和歧視仇外、把別國或別的種族當成替罪羊的愚蠢言行說不。因為這樣的言行不僅會嚴重破壞中美當前合作抗疫的努力,也將埋下猜疑甚至對抗的禍根,將兩國的人民拖入險境,甚至殃及全球。

  文章說,作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美應該引領治療技術和疫苗研發國際攻關合作,充分探討治療藥物技術共享,聯手幫助缺乏醫療條件的國家,推動完善全球衛生治理。此外,還要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穩市場、保增長、保民生,確保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開放、穩定、安全。(2020-04-0613:18環球網)

  4月3日,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接受采訪,告誡全社會:別以為已經勝利了,大家只是對新冠缺乏想象力。他說:

  國家醫學科技在當今世界上,其重要性無以復加。醫學發達與否,醫學科技發展與否,關乎整個社會、經濟、民生、國防安全這樣一個大格局。能引起全局性改變的因素,是疫情。它的全球影響還在繼續,會影響到全球的大的戰略布局。

  這中間誰頭腦清楚誰就可以勝出,因此大疫之后,痛定思痛,我們怎么辦?

  疫情并未遠去,先要考慮現在我們和歐美之間的差別。他們比較理性,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斷指求存。我們比較感性,一定要把每個人都維護住。于是,將來可能是歐美人群受了大的損失之后,人群免疫能力就上來了,它可以敞開國門,他有免疫力,出去,他不是疫情高發國,進來,他不是人群易感國。

  我們反過來有可能面臨這樣的局面,對于14億人口這樣人均醫療資源較低的國家來說,既要重感情,還要保持社會穩定,還要保持國門的開放狀態,誰能做這個事兒?只有醫學能幫國家。

  必須頭腦清楚,眼光不能偏狹,認清楚自己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狀態。當我們還為假陽性、假陰性,尤其假陰性所困惑的時候,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有的國家已經是一滴指血十分鐘,就能準確率很高的測出來了,已經可以分發到家庭,像糖尿病一樣的自己測一下填報了。我們知道在檢測上做到充分、準確和動態,對防控有多大的意義。這就是科技的力量。

  我們在這場戰役中,現在打的很大程度上是社會組織的力量?萍嫉牧α坑袉?有,但是打得特漂亮嗎?我們應該少一些說漂亮話的人,多一些目光冷靜、頭腦清醒、行動穩健迅捷的科學家。

  中央已經明確,要求地方要特別是重點地區和地方,要組織人群的流行病學調查,主要就是核酸和血清抗體,調查的目的能明確到底有多少所謂的無癥狀感染者。要嚴格的、更科學、更經濟地設計和抽樣調查,不是簡單地找幾個健康人做檢查,也不是對所有人做檢查。

  這個依據拿在手里,我們才能制定科學的防控措施,才能在世界各國普遍受到疫情影響的情況下掌握主動權,不至于陷于被動。(2020-04-06 11:43人民日報)

  「2」

  看明白了嗎?我寫《中國速度和美國速度》對比的時候,多少人烏央烏央地圍上來,不惜用惡毒的語言咒罵!但是那些只會逞口舌之能、自稱無比愛國的噴子,有幾個是真正清醒、理性的愛國者?

  中國的抗疫遠未成功。最關鍵的是我們勝在社會政策上,用人類最古老的隔離方法強行阻斷,但不可持續。我們的新增病例的確已經很少很少,而且大部分新增來自境外輸入,但是北京直到今天(2020.4.6)還沒有解除疫情一級響應,外地來京辦事,先隔離14天,每天500元,7000元沒了,更重要的是14天時間沒了;外地出差一天,回京還得隔離14天。未來的經濟社會活動,如何開展?

  而人家科技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將不需要這樣關門閉戶,一針檢測,五分鐘十分鐘出結果。該干什么干什么。

  我們連敵人在哪里都看不見,有什么資格妄言勝利?有什么資格妄言優勢?說好聽點叫妄自尊大,說難聽點叫不知死活。

  「3」

  很長時期以來,中國的言論上空充斥著甚囂塵上的民族主義情緒,到處都是自己如何如何的厲害,別人如何如何的衰敗無能。

  一場曠世大疫,如一瓢冷水,瞬間暴露了我們巨大的短板,但很多人還是視而不見,不愿意在現實面前醒來。甚至對一切清醒、理性的聲音成群結隊地組團咒罵。

  古今中外,極端民族主義都是國家最危險、最大的敵人,他們打著愛國的旗號,干著禍國殃民的勾當。不承認自己的弱點,不承認別人的長處。

  馬國川先生在《國家的歧路》一書序言《日本的崛起,是從干掉“愛國賊”開始》中,寫到了日本二戰前的教訓:

  二戰前的日本,雖然有個別清醒者沒有被極端民族主義、國家主義潮流沖昏頭腦,但是大部分、包括知識精英都成為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吹鼓手,推波助瀾。

  更大的悲劇在于,1931—1945年,在長達15年時間里,日本的最大戰場在中國,為日本的瘋狂行為付出最大代價的也是中國。日本挑起七七事變,中斷了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也逆轉了中國的國運。

  對于探索現代化道路的新興國家來說,民族主義是一個強有力的推動,但是一旦失去節制,那么民族主義就會反噬新興國家。恰如德國詩人海涅所說:“沒有比狹隘的民族主義更有害的東西了。”

  在全球化時代,如果失去世界視野和歷史眼光,囿于本國,難免重蹈失敗國家的覆轍。

  2010年起,由鶴領銜,中央財辦啟動“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課題,對2008國際金融危機和1929年大蕭條的發生、演變和影響進行比較研究,期望以史為鑒,理解今天,展望未來。

  研究結論認為:危機爆發后,決策者總是面臨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經濟問題政治意識形態化的三大挑戰,政治家往往被短期民意綁架、被政治程序鎖定和不敢突破意識形態束縛,這使得危機形勢更為糟糕。

  面對本次疫情,法國總統馬克龍在電視講話中提醒全國民眾:警惕民族主義和個人主義。

  「4」

  我特別想提醒大家的是,這幾年,由于獨特的溫潤的氣候和土壤,民族主義已經成為一些人非常獨特的生意經。并且形成了獨特的各種類型的大小利益集團。各種狡猾的利己主義者,眼里根本沒有什么民族大義,心中根本沒有什么家國情懷,卻把民族主義用愛國口號精心包裝,販賣給那些焦慮于國家崛起、心中有被迫害妄想癥的人們。

  只要狠狠地貶低別的國家和地區,狠狠地夸本國、本城、本地區,就能輕松收獲無數的粉絲和掌聲。

  可以說,“愛國者”的錢最好賺。打著愛國旗號的民族主義已經成為收割韭菜的最鋒利刀具。收割者就是不折不扣的“愛國賊”,迎風招展的“愛國”口號,就是他們宣揚名氣、聚攏粉絲的不二法寶。言論上沒有任何風險,又能大把大把地以愛國之名,收割玻璃心。

  明哥在路上《財經紅人,將愛國變成了8億元的生意》(房東經濟學2020.4.1)可以窺一斑而知全豹也:

  對關注全球政治博弈、財經大勢的200多萬讀者而言,每晚閱讀「黃生看金融」公眾號的文章,讓他們有種置身云端的感覺,自己似乎開啟了上帝視角,可以洞察大國縱橫捭闔的風云大勢。

  在此公眾號的文章里,標題中頻繁出現的字眼:末日崩盤、血流成河、驚天真相、喪心病狂、危急時刻、毫無底線、緊急狀態、全球淪陷,這讓讀者們在每日奔波疲憊后的夜晚生活中,感覺到他國滅亡在即、風景這邊獨好。

  有此燈塔明珠在引路,讀者們不僅放棄了思考能力,神經中樞也在驚悚的標題中,被撩撥得欲罷不能。

  但是,這個春天,對近1萬2千個鐵桿信徒而言,他們不僅在承受大型公共衛生事件的斷糧影響,投資出去的8.12億元真金白銀,也讓他們夜不能寐,如墜冰窟。

  所投去處,既非銀行理財產品,也不是股票,更不是民間貸款,而是他們的偶像紅人「黃生」創辦的P2P貸款平臺:喜投網。

  2020年3月16日,「黃生」持股62.48%、作為實際控制人的深圳市喜投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發布公告,即日起進入清退階段,平臺暫停提現功能。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平臺累計交易額54.6億元,借貸余額8.12億元,投資者人數共11928人。

  「黃生看金融」的慣用語是:

  美帝要崩盤,股市要流血;你想要投資,只有我能行。

  當自己放棄了獨立思考的大腦,視網絡紅人為自己的財富燈塔時,自己只是人家眼中的一盤菜。說到底,這只是一盤生意而已。

  「5」

  社會心理學認為,人的大部分決策是由情緒而不是由理智決定的,當你的意見之神們用空洞的、斷章取義、片面的信息包裝出的“愛國情緒”告訴你你很行、別人很不行的時候,也許,你在他的眼里,只不過是一茬割了還會長的、青翠欲滴的韭菜!竿辍

個人簡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長汀,1990年畢業于中國人民警官大學科技系,工學學士。當今國內最活躍的時評人之一,視角獨特、文筆犀利、高質高產。筆觸涉及時政、財經、法律、教育諸領域,追求勇氣、激情、理性的統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