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融結構化供給側改革角度看資本市場新高度

鹿長余 原創 | 2019-04-12 14:0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炒股 股票 股市 

  2019年的資本市場開啟了一次轟轟烈烈的恢復之旅。一季度,中國股市領漲全球資本市場,上證綜合指數漲幅23.93%,滬深300指數漲幅22.91%,上證50漲幅19.56%,中小板和創業板的漲幅都超過30%,同期,道瓊斯指數漲幅11.15%,標普500指數漲幅13.07%,納斯達克指數漲幅16.49%。而2018年,中國資本市場經歷了無止盡的跌跌不休過程,投資者痛苦指數一再創紀錄,2018年全年,上證指數跌幅24.59%,滬深300指數跌幅25.31%,上證50指數漲幅19.83%,中小板跌幅37.75%,創業板的跌幅34.42%。那么,是什么導致中國資本市場2019年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未來的資本市場會有怎么樣的發展?指數的新高度會到哪里?這些都是資本市場投資者所關心的。

  2019年,資本市場最大的變化,當屬“金融供給側結構化改革”頂層設計的總綱領。2月22日,中央政治局舉行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會議主題:“完善金融服務、防范金融風險”。習近平總書記在學習會上強調:“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精準有效處置重點領域風險,深化金融改革開放,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決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風險在內的重大風險攻堅戰,推動我國金融業健康發展”。當晚,新聞聯播用了大篇幅報道這次學習會議的情況,在金融界及資本市場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受此消息影響,2月25日,滬深股市雙雙高開高走,當天大漲,上證綜合指數大漲5.6%,深圳成指漲幅5.59%,時隔三年兩市成交額再超萬億。

  “金融供給側結構化改革”,這是十九大以來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首次聚焦金融領域改革,是決策層罕見的對金融業發展方向的定調。資本市場有了頂層設計,金融在整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習總書記強調:“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經濟興,金融興;經濟強,金融強”。這段話表明,決策層對金融擺放在了絕對經濟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地位,這是前所未有的強調。在具體的資本市場建設方面,習總書記強調“要建設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把好市場入口和市場出口兩道關,加強對交易的全程監管”。這都是資本市場發展方向的重要信號。

  “金融供給側結構化改革”的另外一個重要側面在于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這是我國在對外開放方面的重要組成部分,今年以來的舉措,以凸顯頂層的決心。3月29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表示,證監會近日核準設立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和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有限公司。

  2019年,科創版及注冊制的推出,是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抓手?苿摪逶O立并且順利運行,這是頂層給證監會的任務,必須做好,在今年的兩會期間,證監會新主席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的表示了這一點。金融供給

  側結構化改革,要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很明顯,科創板的設立,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為了應對及服務中國科技創新型國家2025計劃。因此從政策層面來說,頂層設計為2019年證券市場保持的活力提供了強有力的基礎,資本市場過往幾年那種半死不活的狀態,必將改變?吹竭@一點,才能更好的理解2月底以來,資本市場一系列的、源源不斷的、高規模的成交金額,這背后預示什么,不言自明。

  在證監會政策層面,2019年的資本市場也會有較大舉動,設立科創板、實行注冊制之外,交易制度的改革,年初就多次被證監會領導提及,此外還有股指期貨恢復正常交易,股指期貨、個股期權等增加新品種,所有這

  些都是金融供給側結構化改革的一部分,資本市場的明天會更好。

  關于交易制度的改革,會引起資本市場重大變化的當屬關于新股上市交易制度的改革。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就多次表示“我個人覺得應該取消新股首日漲停板限制”。1月12日,方星海在參加第二十三屆中國資本市場論

  壇時就曾表示,新股上市第一天價格漲了44%,但沒有交易量,沒有交易量的價格是虛幻的、不準確的價格。研究發現,當前相關制度安排導致新股上市后二級市場短期漲幅顯著超過了不限價時期,使得二級市場投資者盲目追

  漲,放大了價格扭曲,造成新股在打開漲停板后的超額累計回報率低下。且創業板公司相對主板市值更小,限價后的扭曲效應更加明顯。此后,在達沃斯論壇上,方星海表示“正在研究取消新股首日漲停板限制”工作。 可以說,真是這種交易制度,導致采用新股漲跌停板制度上市的新股,絕大部分新股開板后長期跌跌不休,最終股價腰斬,甚至跌去70%-80%。

  在時代發展的大背景下,看資本市場的發展,視野就會清晰起來。我們再來談談資本市場的技術面。

  2019年的資本市場運行可以分為2各階段。這次自2019年1月4日的資本市場修復行情,可以分為2個階段,第一階段為1月4日至2月22日,第二階段為2月25日至現在。

  行情的第一階段,政策面上沒有特別之處,股票市場的上漲屬于市場自身波動行為。眾所周知,在2018年底的之前3年時間里,中國資本市場屬于療傷階段。2015年,中國資本市場經歷了異常波動,投資者損失慘重。2016年-2017年,股市呈現的是結構化行情,部分大藍籌均有震蕩上行伴隨著大批股票的慢慢熊途。2018年一整年里,滬深股市所有股票走勢熊市,市場跌跌不休,投資者損失慘重。綜合起來看,2015年6月之后,藍籌股票在國家隊主導下,呈現震蕩的走勢,而其他股票卻跌幅非常大。很多股票跌幅超過80%,有一些跌幅達90%。下跌持續時間也很久,創業板、中小板跌了三年半,中證流通指數也一樣熊了三年半。在這樣的長期下跌后,1月4日,滬深兩市開啟了市場行為的反彈之旅,在第一階段,兩市股票逐級上行,股票行情回暖,前幾年跌幅巨大的股票開始反彈,其中中小板反彈23.99%,創業板反彈19.91%,上證綜合指數更多的包含過往跌幅小的大藍籌因素,指數僅僅反彈了13.79%。這一階段的股票市場反彈行情,屬于市場自身跌久了要漲的波動屬性,市場呈現的是超跌反彈風格。

  在行情的發展第二階段,資本市場發展內因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反應在行情走勢上就是連續不斷的兩市異乎尋常的成交金額,自2月25日以來,滬深兩市持續放量,每天成交金額在8前至1萬2千億之間,是2018年日行

  情成交金額的4倍,是第一階段反彈行情平均成交金額的2倍。連續一個半月這種萬億左右水平的成交量是異乎尋常的,是自2015年以來三年所未見的,也是滬深股市歷史上第二次出現萬億級別成交量密集區。這顯然是市場外

  的增量資金所為,一定有大量的機構資金在里邊,不可能全是散戶行為。這從資金層面決定了這次行情的縱深度。

  最后我們談談技術層面的問題,股票市場的技術,屬于行為金融范疇,技術分析實質上解讀的是市場投資者情緒。同樣的公司,即使基本面沒有改變,但在不同的市場情緒下,投資者給出的估值,顯然不一樣,很多時

  候,給出的估值有巨大的差別。具體來看,在這次2019年春季行情的第一階段,市場的熱點集中在低價超跌股,也就是過往3年跌幅巨大的股票,輔之以5G、oled屏等熱點概念,展開了一波反彈。最具代表性的當屬5G概念的東

  方通信。東方通信自2015年6月最高點的23.21元,跌至2018年10月對低點的3.91元,跌幅高達83%。之后,在短短的3個月時間里,東方通信變身5倍漲幅股,這成功點燃了反彈第一階段的超跌低價股的行情。又經過一個半月,

  至3月上旬,東方通信漲幅已達946%,變身10倍股。

  第二階段,2月25日至現在,在“金融供給側結構化改革”頂層設計背景下,股票市場成交活躍,這些聰明投資者選擇的股票標的,首選股票質地,業績優異股票以及和科創板有某種聯系的科技股票得到市場熱捧。當下

  進入的資金瞄準的是中國資本市場的未來,聚焦科創板。市場指數波動規律和第一階段也不同。

  現在很多人認為3288點這個位置是市場的頂部區域,這種認識宥于過往的A股資本市場,沒有看到金融結構化供給側改革的未來。還有部分投資者是從技術分析角度看市場,他們認為,2019年的春季行情已經結束,上證

  指數走了一個標準的5浪結構,3月29日至4月8日,就是市場走出的最后小5浪,至此,春節行情結束了。即使從技術角度分析,自3月29日以來的行情,看成是今年春節行情的第5浪波動,第5浪也可能有本身的結構。況且今年

  這波反彈行情的劃分浪型還有很多種浪型。就當下而言,市場現階段屬于微妙時刻,沒有走出來之前,我們只是分析、沙盤推演,制定相應的對策,切不可盲目。

  當下的市場情緒已非去年可比,投資者風險偏好提高,綜合政策面、基本面、資金面情況,預判資本市場的估值不會回歸到2月25日之前的情形,也就是說2019年的資本市場的底在春天就確定了,春天的這波反彈行情還沒有結束跡象,預判這波行情的高點在3460點3560之間。

個人簡介
上海金融學院國際金融研究院副院長
每日關注 更多
鹿長余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